2018-06-05
秒速赛车 时时彩用温暖的插画治愈心灵 成都姑娘

  今年3月,28岁的谭海燕从智利回到了成都,至此结束了她在智利长达大半年的旅居生活。这个不会西班牙语却非常敢闯的女孩,深入到智利北部小城安托法加斯塔的流浪汉收容中心,通过当地公益组织的介绍,她成功地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用艺术来疗愈这些无家可归者们的心灵。

  在此期间,她和当地很有名的街头涂鸦艺术家一起,合作绘制巨大的壁画,上了当地的报纸头条(见左图);她去贫民窟探访,被孩子们当成明星一样排队求合影;她还在智利签约了一家有专业模特公司,开启了另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

  为什么要去智利呢?这恐怕是许多人第一个想问她的问题。“2016年9月我和朋友去斯里兰卡旅行,在那儿认识了一个智利的朋友,叫多米,他很喜欢中国文化,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学了四年中医,他邀请我有机会去智利看看。”海燕说。

  另一个原因则与她的插画有关。2013年,朋友推荐她去了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一年后她从那里辞职,去广州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了两年,随后又回到成都。

  “第一次辞职后我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因为身体的原因。那段时间我常常去楼下散步,注意到很多在过去匆忙生活中没有关注过的生活细节,街头巷尾的行人、宠物、孩童……他们的衣着、动作、对话,在我看来,个个都那么有意思。”

  反正也闲来无事,她就提笔画画,画人、画花草、画动物,慢慢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她把这些插画发在自己的微博上,不知不觉竟然渐渐引来许多关注。“有人给我留言说,看了我的插画心情会变好,不再那么低落,我才意识到,可能我的画会有一点疗愈的作用吧。”

  从斯里兰卡回来后,海燕便有意识地去网上搜索有关“艺术疗愈(Art therapy)”的公益项目,还真的找到一家在智利的,就位于文章开头提到的海滨矿业小城:安托法加斯塔。

  然而,这家公益组织对艺术疗愈师的招募要求,最基本的两条,她一条都不符合:第一条是专业艺术学院毕业的艺术家;第二条是能用西班牙语交流。

  她没有放弃,而是直接将自己的插画作品发给那边看,“结果他们非常喜欢我的风格,觉得不是艺术学校毕业的也没有关系了。”她笑道,“可见艺术是超越语言与专业的。”

  2017年5月,在网上众筹了一部分旅费后,海燕出发了,先去美国旧金山探望一位好友,待了几周后,她来到了智利。

  她的第一站是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因为她在斯里兰卡认识的那位智利朋友多米的家就在那里。

  在智利,母亲的地位非常高,可以说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成年的男子在结婚前,都和母亲住在一起。“即便是已经结婚成立家庭,子女与父母彼此依然保持频繁的沟通和交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要一家人共同分享。”

  海燕说,这也是自己在智利感受最深的一点,“我在这里认识的朋友,都是素昧平生,热情地邀请我去他们家里住,他们的家人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我,让我这个异乡人感觉到很多温暖。”

  这个城市以矿产闻名,她工作的公益组织的资金主要就是来自于这些矿产企业的捐助。她先是去了当地的流浪汉收容中心,中心为本地的流浪汉提供一张小床,早餐和晚餐,以及一个储物箱。“为了表示尊重,收容中心不叫他们流浪汉。他们被叫做user,意思是这个收容中心的使用者。”

  收容中心的同事把海燕介绍给这些user们,秒速赛车 时时彩她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按照南美人的礼仪习惯,拥抱、贴面、亲吻……大家很快就混熟了,而她也得以渐渐接近这些流浪汉的内心。

  海燕特别提到自己在当地收容中心认识的一位流浪汉。“他四十多岁,留着长卷发,沉默地坐在角落里。问我可不可以帮他画一只狐狸,因为他喜欢动物。他说自己没上过学,所以自卑到不敢自己去画。”

  海燕问过许多人,他们为什么会成为流浪汉,他们的人生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走到了今天?答案各有不同:教育的欠缺,家庭的破碎,因为吸毒而走上歧途,等等。“但他们内心都存有一份对爱和尊重的渴求。”

  在获得信任后,海燕鼓励那位流浪汉拿起画笔,画出梦想中的未来的自己。“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他大胆使用了红色,这个他曾经最讨厌的颜色,因为红色和他小时候常见到的鲜血很像,他小时候遭遇过严重的家庭暴力,年仅8岁就离家出走流浪去了……”

  在收容中心,海燕无比欣慰地亲眼看到:在她鼓励下拿起画笔的人们,因为找到了艺术表达的渠道,逐渐敞开内心,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临别之时,这些流浪汉们排着队拿着纸笔,让海燕给他们取一个中文名。还有一位流浪汉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用西班牙文写着:“谢谢你,你是一个好人,愿上帝保佑你。”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则告诉海燕:虽然你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是你教会了他们怎么画画,就算你不在他们身边,他们也能够继续用画画和自己对话。

  海燕做义工的公益组织希望她能在安托法加斯塔的三个地方和当地人一起创作壁画。这三个地方分别是本地的流浪汉收容中心、贫民区幼儿园和康复中心。

  由于她此前从未有过类似的户外大幅壁画创作经验,热心的朋友们便为她找来了当地最出名的一位涂鸦艺术家,名叫Bufon。“我出设计图,Bufon帮忙把我的设计图用浅色颜料在墙上打好轮过,然后大家一起帮忙刷颜色,最后再由我来调整细节和线条。”

  合作很成功,在贫民区幼儿园创作时,孩子们的家长及其亲友还穿上了节日盛装来现场助阵。音乐、阳光、热烈的气氛和孩子们的笑脸,令海燕很受感染,久久难忘。当地的《信使报》记者也前来采访,报道登上当日文化讯息版头条,标题很朴实:“中国艺术家来我们这里参加社会项目”(见左图),附上现场照片。

  在圣地亚哥期间,海燕受一位歌手朋友的邀请去看他的演出。观众席里,她身旁坐了一位打扮时髦的美女,演出间隙两人礼貌地聊了几句,她这才得知:原来台上一位表演的歌手是那个智利美女的男友,而这位美女则是一位化妆师。

  “她也好奇地问我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打算。我说暂时还没有,想在这里住一阵子再看看能干点什么。”于是对方建议海燕去做模特,因为智利的亚洲模特很稀缺。她给了海燕一个模特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邮箱,海燕立刻发去自己的资料和简历,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的邮件,“我非常愿意和你合作,来我的办公室聊聊吧。”

  她马上回复邮件,询问他的办公室地址和见面时间,对方却再也没有消息了。

  到后来她才晓得,原来智利人的工作作风是:“要习惯同一件事情连着追问两三次,直到对方答复为止,不要怕不礼貌,这只是他们的工作风格。”而当时不了解这一点的海燕,以为是对方改了主意。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后,去年12月的一天下午,一个朋友问她要不要去一个艺术家工作室看展览。在现场,又有一位化妆师走过来对她说:“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长了一张模特脸。”在这位化妆师的鼓励下,她应邀拍了一组艺术照,并且主动找了一家感觉不错的智利本地模特公司,毛遂自荐。结果没过多久,对方闪电回复了她:“几个月前我就叫你来我的办公室里聊聊,结果你一直没有来呀!”原来竟然是同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在智利很有名。“真是太巧了。”她感叹道。

  今年7月,谭海燕还会返回智利,去继续自己的模特工作。这个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南美国家,如今已经有了一大群等着她回去的“亲朋好友”。

  今年3月,28岁的谭海燕从智利回到了成都,至此结束了她在智利长达大半年的旅居生活。这个不会西班牙语却非常敢闯的女孩,深入到智利北部小城安托法加斯塔的流浪汉收容中心,通过当地公益组织的介绍,她成功地跨越语言和文化的障碍,用艺术来疗愈这些无家可归者们的心灵。

  在此期间,她和当地很有名的街头涂鸦艺术家一起,合作绘制巨大的壁画,上了当地的报纸头条(见左图);她去贫民窟探访,被孩子们当成明星一样排队求合影;她还在智利签约了一家有专业模特公司,开启了另一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

  为什么要去智利呢?这恐怕是许多人第一个想问她的问题。“2016年9月我和朋友去斯里兰卡旅行,在那儿认识了一个智利的朋友,叫多米,他很喜欢中国文化,在广州中医药大学学了四年中医,他邀请我有机会去智利看看。”海燕说。

  另一个原因则与她的插画有关。2013年,朋友推荐她去了亚洲动物基金工作,一年后她从那里辞职,去广州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了两年,随后又回到成都。

  “第一次辞职后我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因为身体的原因。那段时间我常常去楼下散步,注意到很多在过去匆忙生活中没有关注过的生活细节,街头巷尾的行人、宠物、孩童……他们的衣着、动作、对话,在我看来,个个都那么有意思。”

  反正也闲来无事,她就提笔画画,画人、画花草、画动物,慢慢地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她把这些插画发在自己的微博上,不知不觉竟然渐渐引来许多关注。“有人给我留言说,看了我的插画心情会变好,不再那么低落,我才意识到,可能我的画会有一点疗愈的作用吧。”

  从斯里兰卡回来后,海燕便有意识地去网上搜索有关“艺术疗愈(Art therapy)”的公益项目,还真的找到一家在智利的,就位于文章开头提到的海滨矿业小城:安托法加斯塔。

  然而,这家公益组织对艺术疗愈师的招募要求,最基本的两条,她一条都不符合:第一条是专业艺术学院毕业的艺术家;第二条是能用西班牙语交流。

  她没有放弃,而是直接将自己的插画作品发给那边看,“结果他们非常喜欢我的风格,觉得不是艺术学校毕业的也没有关系了。”她笑道,“可见艺术是超越语言与专业的。”

  2017年5月,在网上众筹了一部分旅费后,海燕出发了,先去美国旧金山探望一位好友,待了几周后,她来到了智利。

  她的第一站是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因为她在斯里兰卡认识的那位智利朋友多米的家就在那里。

  在智利,母亲的地位非常高,可以说是一个家庭的主心骨,成年的男子在结婚前,都和母亲住在一起。“即便是已经结婚成立家庭,子女与父母彼此依然保持频繁的沟通和交流,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要一家人共同分享。”

  海燕说,这也是自己在智利感受最深的一点,“我在这里认识的朋友,都是素昧平生,热情地邀请我去他们家里住,他们的家人就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我,让我这个异乡人感觉到很多温暖。”

  这个城市以矿产闻名,她工作的公益组织的资金主要就是来自于这些矿产企业的捐助。她先是去了当地的流浪汉收容中心,中心为本地的流浪汉提供一张小床,早餐和晚餐,以及一个储物箱。“为了表示尊重,收容中心不叫他们流浪汉。他们被叫做user,意思是这个收容中心的使用者。”

  收容中心的同事把海燕介绍给这些user们,她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按照南美人的礼仪习惯,拥抱、贴面、亲吻……大家很快就混熟了,而她也得以渐渐接近这些流浪汉的内心。

  海燕特别提到自己在当地收容中心认识的一位流浪汉。“他四十多岁,留着长卷发,沉默地坐在角落里。问我可不可以帮他画一只狐狸,因为他喜欢动物。他说自己没上过学,所以自卑到不敢自己去画。”

  海燕问过许多人,他们为什么会成为流浪汉,他们的人生到底经历过什么才走到了今天?答案各有不同:教育的欠缺,家庭的破碎,因为吸毒而走上歧途,等等。“但他们内心都存有一份对爱和尊重的渴求。”

  在获得信任后,海燕鼓励那位流浪汉拿起画笔,画出梦想中的未来的自己。“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他大胆使用了红色,这个他曾经最讨厌的颜色,因为红色和他小时候常见到的鲜血很像,他小时候遭遇过严重的家庭暴力,年仅8岁就离家出走流浪去了……”

  在收容中心,海燕无比欣慰地亲眼看到:在她鼓励下拿起画笔的人们,因为找到了艺术表达的渠道,逐渐敞开内心,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

  临别之时,这些流浪汉们排着队拿着纸笔,让海燕给他们取一个中文名。还有一位流浪汉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用西班牙文写着:“谢谢你,你是一个好人,愿上帝保佑你。”康复中心的工作人员则告诉海燕:虽然你在这里的时间不长,但是你教会了他们怎么画画,就算你不在他们身边,他们也能够继续用画画和自己对话。

  海燕做义工的公益组织希望她能在安托法加斯塔的三个地方和当地人一起创作壁画。这三个地方分别是本地的流浪汉收容中心、贫民区幼儿园和康复中心。

  由于她此前从未有过类似的户外大幅壁画创作经验,热心的朋友们便为她找来了当地最出名的一位涂鸦艺术家,名叫Bufon。“我出设计图,Bufon帮忙把我的设计图用浅色颜料在墙上打好轮过,然后大家一起帮忙刷颜色,最后再由我来调整细节和线条。”

  合作很成功,在贫民区幼儿园创作时,孩子们的家长及其亲友还穿上了节日盛装来现场助阵。音乐、阳光、热烈的气氛和孩子们的笑脸,令海燕很受感染,久久难忘。当地的《信使报》记者也前来采访,报道登上当日文化讯息版头条,标题很朴实:“中国艺术家来我们这里参加社会项目”(见左图),附上现场照片。

  在圣地亚哥期间,海燕受一位歌手朋友的邀请去看他的演出。观众席里,她身旁坐了一位打扮时髦的美女,演出间隙两人礼貌地聊了几句,她这才得知:原来台上一位表演的歌手是那个智利美女的男友,而这位美女则是一位化妆师。

  “她也好奇地问我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打算。我说暂时还没有,想在这里住一阵子再看看能干点什么。”于是对方建议海燕去做模特,因为智利的亚洲模特很稀缺。她给了海燕一个模特经纪公司的负责人邮箱,海燕立刻发去自己的资料和简历,第二天就收到了对方的邮件,“我非常愿意和你合作,来我的办公室聊聊吧。”

  她马上回复邮件,询问他的办公室地址和见面时间,对方却再也没有消息了。

  到后来她才晓得,原来智利人的工作作风是:“要习惯同一件事情连着追问两三次,直到对方答复为止,不要怕不礼貌,这只是他们的工作风格。”而当时不了解这一点的海燕,以为是对方改了主意。

  没想到过了几个月后,去年12月的一天下午,一个朋友问她要不要去一个艺术家工作室看展览。在现场,又有一位化妆师走过来对她说:“我刚刚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长了一张模特脸。”在这位化妆师的鼓励下,她应邀拍了一组艺术照,并且主动找了一家感觉不错的智利本地模特公司,毛遂自荐。结果没过多久,对方闪电回复了她:“几个月前我就叫你来我的办公室里聊聊,结果你一直没有来呀!”原来竟然是同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在智利很有名。“真是太巧了。”她感叹道。

  今年7月,谭海燕还会返回智利,去继续自己的模特工作。这个距离中国万里之遥的南美国家,如今已经有了一大群等着她回去的“亲朋好友”。